最终章 2
作者:河汉 更新:2019-12-08

路卡把人拖上了涟水河岸,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这是……天上掉下个老情人?

路卡*地蹲在一旁,事出突然,他让路吉拉着坨坨躲在桥底下,自己游过去救了那个逃生舱里的人。外套在坨坨身上,此时夜风一吹,他打了个喷嚏。

“路卡哥哥你还好吗?是什么人啊,还活着吗?”天色太暗,路吉看不到这边的情况。

“活、活的吗?”坨坨秃噜着嘴学舌。

“没事!”路卡给他们打了个k的手势。

战舰的保护性能再好,也经不住这样的冲撞,莱恩没有呛水,但脸色发白,似乎是受了伤,好在呼吸还算平稳。

路卡不知道他伤在哪儿,不敢随便乱动,叫了忙得要死的救护车后,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喂,醒醒。”

莱恩没动静。

路卡有点担心了,凑到他跟前:“莱……莱恩,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还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莱恩被吵到了,闷哼了一声,不过仍旧没醒。

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最初的震惊过后,路卡的反射弧慢悠悠地跑完了马拉松。

他小心翼翼地摸摸莱恩的脸,心下感叹:还是这么帅呀,就是瘦了。

他咽了咽口水,缓缓低下头,想来个睡美人之吻。

不料莱恩蓦地睁眼。

那是一双混沌的、躁动的眼睛,红血丝密布其中,透着防备与凶悍的寒光。

路卡僵住了,尴尬道:“好、好久不见。”

莱恩没有回应他,甚至是没有任何情绪的。他一把提起路卡的衣领,把他扔了出去,随即像是不认识他般,屈膝取出绑腿中的斯托枪,指向了摔得头晕眼花的路卡。

然后,在扣下扳机之前,他被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的坨坨撞倒在地,脑袋磕在河岸的石头上,彻底晕了过去。

坨坨从莱恩身上踩过去,抱着他爸爸的脸吧唧一口:“爸爸,坨坨亲。”

坨坨能亲,别人不能亲!

路吉抱着掉下的外套追在后面,看到那个脸上一个小脚印的人,目瞪口呆。

啪嗒。

一滴水落在莱恩的脸上,他眼皮颤了颤,突然猛地睁开,双手紧紧攥着拳头,胳膊上的肌肉贲起,瞬间做出了应激反应。

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做到。

鉴于他在昏迷前的攻击行为,路卡自备了皮绳,将莱恩牢牢绑在了床上。

那个皮绳是在逍遥一番街的某情趣用品商店购买的,因为是专门针对哨兵的款式,材质比较特殊,质量非常过硬,即使是常态下的莱恩也无法随意挣脱,何况他还断了两根肋骨,上半身使不上力。

在他睁眼的那一刻路卡就知道,尽管他的身体苏醒了,但神志并没有恢复。

床栏被激烈地拉扯着,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趴在床头柜上的坨坨皱皱眉头,肉呼呼小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对上那双戒备而愤怒的眼睛,路卡叹了口气:“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变这样了……”

莱恩周身的气场给人强势而沉郁的压迫感,像是要把人拖进黑暗的深渊。路卡抱着“不可能”的觉悟幻想过很多种他们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重逢的会是这样的莱恩。

坨坨探着浑圆的小身子去看,他对这个陌生人很好奇,张着嘴巴目不转睛地盯着,口水在红嫩的嘴唇上凝成一大颗,啪嗒又滴了下来。

正落在莱恩的脸颊上。

莱恩被激怒了,他瞪视着坨坨,大有把这个熊孩子撕碎的意思。他现在是逮谁咬谁的狂躁状态,知觉触丝的暴走让他的五感陷入混乱,他分辨不出自己周围的物体,在他的狩猎领域内,所有可运动的东西都是攻击对象。

所以,路卡在他意识中的定义是——意图不明且限制了他自由的人类,而坨坨在他意识中的定义是——具有可疑攻击性的小胖墩。

坨坨被他瞪得愣了一下,委屈地扁扁嘴,转过身朝路卡伸手:“爸爸……”

路卡把他捞过来搂在怀拍拍:“乖,坨坨不怕啊。”

坨坨把脸埋在他爸爸脖子里,哼唧了一会儿没了动静。

路卡再一看,好么,居然睡着了。不过这也正常,从昨天夜里到今天早上,这孩子都没休息安稳,身上的睡衣皱皱巴巴,宇宙战队的标志还给烧了一个洞。

事实上他觉得坨坨已经很勇敢了,被这种凶神恶煞的人盯上还没被吓哭,这心理素质真是没得说。不像某只小熊猫,被吓傻后直接消失了。

莱恩犹在挣扎,路卡想要安抚他,但他能力丧失,根本无从下手,见他一时半会儿冷静不下来,决定先把坨坨安置到医院的幼儿休息室。

他没想到的是,就这下楼上楼一会会儿的功夫,莱恩就在医院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砰地一声巨响,紧急通道的门被踹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的钢化门框都变了形。

第10层楼的人们大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警报声响起,尖叫着四处乱跑,路卡听不见那么嘈杂的声音,但楼层的震动让他心里也跟着发颤,本能地向莱恩的病房方向奔去。

人不在床上。

路卡抓住一个医护人员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人着急忙慌地说:“有、有个病人攻击我们的工作人员……”

“他人呢?”

“往紧急通道那边去了……”

话音未落,路卡已经往那边跑去。原本他还心存侥幸,想着莱恩不至于这么没分寸,看到头破血流的小护士和扭曲变形的安全门,他不得不接受现实:能有这种破坏力的,还真是不作第二人想。问题是,莱恩到底怎么了,他脑袋给摔坏了吗?

莱恩毕竟受了伤,身体里的麻醉药劲也未完全过去,路卡在医院的前庭堵住了他。

由于防御壁被损毁,整个奥利凡星球都处于失序状态,作为距离逍遥一番街最近的避难所,这座医院附近尤其忙乱。

前庭中人来人往,然而莱恩所站的地方自动清出了一片空地。环境太过陌生,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很多人在围观,没有人敢靠近,人们看莱恩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接近莱恩的,只有路卡一个人。

他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慢慢靠近,试图讲道理:“莱恩,莱恩,没有人想伤害你,你先冷静下来,你听我……嗯……”

显然,莱恩没有听他废话的耐心,他毫不犹豫地给了路卡肚子一记侧踢。这一脚又快又狠,路卡踉跄几步,硬撑着没跌到地上,痛得躬□去,冷汗直冒。

莱恩继续向他走去,眼里闪着冷漠和杀意,路卡却没有退后。

他抬头看他,咬牙道:“莱恩你好样的……”说着他掏出一把小型r光枪——奥利凡常见的防卫武器,枪口对准了莱恩,“这么久没见,你就这样迎接我是吧。”

莱恩意识到危险,怒气爆发,看他的架势,是想拗断路卡的脖子。

不过他还是慢了一步。

一束r光打在他身上,使他全身的肌肉僵直,瞬间扑街。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相信院方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路卡谢绝了旁人的帮助,揉了揉疼痛的肚子,上前架起了莱恩。

莱恩只是行动受阻,意识并没有丧失,他定定地望着路卡,愤恨,控诉,茫然,路卡也看不懂他想表达什么。

他吃力地拖着他说:“你太危险了,不能待在这儿。”

莱恩本身就很危险,现在又是战时,他还可能吸引更多的危险。

路卡想了想道:“算了,跟我回家吧,好不好?”

回家吧,好不好?

莱恩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身体麻痹了,他想摸摸自己的胸口。

那里有点痛。

不是断掉的肋骨在痛。

好像是有什么涌了进去,温热的,胀痛的,难以抑制的。

是谁?谁在跟他说话?

路卡从监控中看到,小护士给莱恩加固胸板的时候,把皮绳稍稍松开了一些,莱恩趁机挣脱出来,上演了这一幕闹剧。

莱恩闯的祸,路卡只好来收拾烂摊子。

奥利凡星球本来就比较落后,现在通讯塔又出了故障,与外界的联系变得十分困难。莱恩驾驶而来的战舰早已烧成了一堆废铁,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又极不稳定,就算军部找他找得要发疯,两边一时也无法接头。

路卡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在军部寻来之前,总得让到处惹事的莱恩有个栖身之处。

于是他顶着围观群众担忧的目光,把暂时瘫痪的莱恩拖过去又做了一遍检查,确定没有伤上加伤后,办理了出院手续,把他扛到了悬浮车上,又领回睡得小猪一样的坨坨,一家子浩浩荡荡地回家了。

幸而坨坨酒馆没遭受太大损失,只倒了半边的仓库,后面用于居住的小楼有几扇窗户给震碎了,这些救助中心都会补偿,问题不大。

到家时,坨坨迷迷糊糊地醒了,看到他爸爸把那个奇怪的陌生人也带回了家,虎着脸就有点不开心,扒拉着小短腿气哼哼地进了自己房间,不过关门前还是没忍住朝路卡招了招手:“爸爸……”

路卡看出他在闹脾气,放下死沉死沉的莱恩,走过去亲亲儿子的额头:“怎么了?饿不饿?爸爸给你冲奶喝?”

坨坨摇摇头,指指瘫在地上的那个人:“坏人啊……”

他倒是没看到莱恩大闹医院,只是所有抢他爸爸的人都是坏人。

“他不是坏人……”路卡摸摸坨坨的脑袋,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坨坨乖,再睡一会儿啊,爸爸一会儿来陪你。”

“嗯……”坨坨嘟嘟嘴,心不甘情不愿地爬上小床,自己给自己盖好被被。

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这真是折腾了整整一晚上。

把莱恩丢上客房的床,路卡怕他恢复之后乱动再伤到肋骨,用皮绳结结实实给他捆了两圈。他坐在床边,抚上莱恩迟迟不肯闭上的眼睑:“乖,睡吧。”

“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莱恩,你太累了,睡吧……”

路卡絮絮叨叨地说着,拿出了平时哄坨坨的轻柔语调。

他的手掌离开时,莱恩的眼睛闭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少喝点酒,我的笨徒弟。

献菊感谢:

温投喂的手榴弹

nightale、雨诗、 艷曦、 螢、 pfeli、 雪之心、chet7992、 litennline、炸毛小可爱、 黑吉*2、蛋黄酱派、 二参*2、jjjjjjjjjjjjj、 乌拉拉拉拉乌、 蝈蝈子*2、14954663投喂的地雷

闲言碎语:

1、加班党终于能喘口气了,我回来了。

2、汉子整理了一下大纲,发现这个“最终章”可能太长了,一次性更新完有点变态,目前还没写完,但能保证日更到底。

3、为了不让我那句“下章一定完结”成为谎言,我决定给剩下的这几章起名为“最终章1/2/3……”,哈哈。

4、嗯,你们想抽就抽我吧。

5、说要“20万字大结局”的小伙伴,来,放学后操场谈谈……咳,你们一个个上行不行。

6、好多手榴弹啊地雷啊!我很感动,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