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婚姻美满
作者:忆冷香 更新:2020-01-25

阿飒一脸平静。赵轩默不作声。龙林涛则安慰刘三道:“放心吧!本少爷曾亲眼目睹子珊妹将一个老头从鬼门关救回来。这次她也一定能将你妻子治好!你就等着抱胖娃娃吧。”

刘三语无伦次痛哭道:‘我好不容易攒够了钱,娶了芹儿,她又怀了我的孩子,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平时我都是自己早上起来做早饭,今天看下雨了,就贪睡了一小会儿,她心疼我,就起床去做饭,结果掉跤了。呜,都怪我!我不该偷懒。她自从嫁给我,从来没有享过福。呜。”

外面虽然仍下着雨,但围了几十名等待救诊的病患和他们的家属奴仆,病患里有当地的富豪名人,也有几十里外的乡村农夫。明月山庄分会会长和员工就在店门外一米远的地方,竹竿和麻袋搭起一个临时棚子,让他们挤着坐在棚下等候。

因为隔的很近,众人抬眼便能看到店里的情况,当目睹七尺男儿刘三悲伤欲绝的样子,禁不住都跟着抹了把眼泪,更加期盼会有奇迹出现,里面的那位不到十三岁的陈姓漂亮女神医能救活朱芹,顺利给她接生孩子。

“啊!”布帘里传来朱芹的尖叫声,刘三闻声,惊恐万状,以为她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嗷嗷放声大哭。

众人也是悲伤不已,有几人跑上前扶起他直安慰。

谁知里面又传来陈子珊清脆的轻喝声,“哭什么!你妻子没见过剖腹手术,她是吓晕过去了!她没事!”

原来,陈子珊正在用手术刀给朱芹剖腹,朱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看到自己肚皮开了一个大。子,血从里面往外湛,没做好心理准备的她,一下子就吓昏过去。

阿飒忙扶起刘三,这汉子泪流满面,颤声道:“芹儿没死。没死啊。我,……”

陈子珊双手小心翼翼从朱芹肚子抱出一个混身沾带白色羊水的小婴儿,看到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婴儿,心说:与刚才把脉的结果相同。这刘三还真是有福气,今日若非遇上我,他妻子和一对儿女都性命难保。

她高声道:“刘三,我问你,要是手术中出了问题,你是要保你妻子还是保你小孩?”

刘三以为是要他做最后的决定,哭道:“当然是保芹儿。我这生只要她跟我生的孩子。若没有她,我不会另娶!陈神医,求您帮我保住芹儿吧。”

旁边有人反对了,“刘三,要是你妻子怀着的是男婴,当然是要保孩子。妻子如衣,可以另娶!”

“是啊!要保孩子!”

“刘三,你要保你妻子!”

“刘三,你要保孩子。不然你妻子活过来,一看没了孩子,她会埋怨你一辈子!”

刘三悲痛之中,被众人的话吵的头更加的疼,抱着脑袋,大声道:“陈神医,我要芹儿。我要保住芹儿!”

毫无预兆的,布帘里传来“哇!哇!!”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接着又传来一个婴儿温柔的哭声。两个婴儿的哭声此起彼落,好不喜庆。众人震惊之中,全部失声,鸣听这犹如天籁般婴儿哭声。

布帘里传来朱芹微弱的声音,“谢谢您,陈神医“””

朱芹声音虽低,但窜外的人都会武功,全部都听的真真切切,但是没有人敢相信自已的耳朵,这是真的吗?难产,还是怀着两个八月的婴儿,竟然母子都平安?

陈子珊娇笑声传了出来,“大嫂子,恭喜你啊,你生的是龙凤胎。还有啊,刚才我帮你试探了一下,你的夫君十分爱你。以后你们一家四。”一定会幸福平安吉祥如意!!”

顿时,所有人激动万分,“刘三,你婆娘安然无事,还给你生了龙凤胎!哎呀,恭喜!恭喜!”

“陈神医真乃神医!你们听这八个月的龙凤胎婴儿哭声多么亮!”

“是啊,这哭声亮的是一定是男娃娃,哭声柔的就是女娃娃。”

刘三听到这个巨大的喜讥,幸福的险些晕原过去。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位男子急冲冲威严的大喝声,“都给本官让开!军令在身,挡者斩首!”

一名身材矮胖身穿五品军服外配带长剑的中年男子大步走进店里,身后跟着两名随从,外面还站着五十名精神抖擞的青年军士。

中年男子未穿蓑衣,混身被雨淋透,衣袖“滴答!”落着雨珠,环视众人,高声道:“这里谁是主事?本官乃照周城护城参将,稍后将有贵客到此,闲杂人等立刻离开。“蹙眉道:“本官记得这里原是卖粮面油的店子。怎么会有血腥味和孩啼哭声?还有那门外搭建棚于聚众,想要干什么?”

在场的名医们望着参将陌生的面孔,嘀咕着他说的贵客是谁。

分会长上前拱手道:“军爷,在下明十三,是店里的掌柜。今日我们少庄主在此义诊一日,刚才来了个难产的孕妇,少庄主为她接生了一对双胞胎

参将不耐烦的按手道:“贵客将至,义什么狗屁的诊?你快叫人用水将这里好好冲洗,把孩子弄走!”

分会长不卑不亢的道:“官爷,请问这贵容是何人?难道是天子?他来小店所为何事?我们明月山庄的少庄主正在这里给一名产妇接生。人命关天,不能打扰!!”

刘三跪下哭求道:“官老爷,求求你,再给点时间。陈神医在给我的娘子接生……”

参将冒雨前来,就是为了消除一切隐患,确保贵客安全,好在贵客面前留个好印象,他哪管别人死活,嫌刘三啰嗦,高声道:“全队听令,拆了棚子,将此处包困,方圆百丈禁严,不许闲杂人等进出口”

店外五十名士兵如狼似虎的齐喝一声,“得令!“,十几个士兵上前将坐在棚子里的患者们轰走,其余士兵刖拨出佩刀,掀翻棚顶的麻袋片,砍断竹竿,动作麻利之极。

几个稍有权势的患者亲属随口骂了两句,发了几句牢骚,那参将身边的一名随立刻从店里冲出去,厉喝道:“阻止军令者斩无赦!来人,将他们几个掌嘴二十!!”

参将上前伸手就要去扯白布帘,阿飒抢在赵轩前面出手,点了他的穴道,“啪!啪!!”扇了他两记耳光,冷声喝道:“找死,敢对明月山庄不敬!外面的狗官兵们听着,立刻给我把棚子搭起来,将那些病者请回来!”

“大胆,竟敢袭击我们参将!”两名随从和五十名士兵一看急了,前赴后继涌进店里,提刀向阿飒砍去,他们虽是精兵,但不会法术和修真,转眼间便被龙林涛和赵轩全部打昏在地。

大雪和小雪走上前,神俊无比,羽翼带起风旋,将士兵们全部卷起狠狠丢出店外的雨地里。

明月山庄地位超然,分会长和伙计们见多了贵族,五品以下的官员还不放在眼里,全当是来了几十只野狗。

那些名医偷笑,心中皆窃语道:这些官兵真是疯了,竟然敢砸陈神医的场子。她可是连皇帝陛下的帐都不买啊。

外面打的热闹,陈子珊全然不管,心思全部放在产妇朱芹身上,仔细的给她取下胎盘缝好伤口,洗净手上的血迹,给她身体盖上白布,见她十分虚弱,给她喂了些温水,又给她吃了一粒固本丸。

接着,陈子珊又在木盆里倒了些温水,将两个柔软可爱早产小婴孩身上的羊水和污物(从妈妈肚子里带出来的)洗净擦干,在洗的过程中,小心谨慎,避免婴孩的肚脐碰着水感染,然后用洁净的白布把他们包裹好。

古时的护理条件差,陈子珊心里担心这两个早产小婴孩会天折,就用温水泡开一粒固本丸,用白布沾着药汁,一点点喂给婴孩吃。可爱的小宝宝,脑袋只有苹果大,脸蛋粉扑扑,眼睛紧闭着(剖腹产的婴孩生下来,一开始眼睛是闭着的,不适应),以为是母亲的***,小嘴把湿白布喷的“叭叭!”响。

一切弄好之后,陈子珊唤刘三进来看望母子三人。店里那些名医站着等了许久,心急不已,恨不得冲进去亲眼见证,哪怕只看看朱芹剖腹取出两个婴孩的伤口也好啊。

刘三瞧到妻子和一对儿女,混身被强大的幸福包围,激动险些晕过去,“扑通!”给陈子珊跪下,他家现在是四。人,一人三个响头,磕了“咚咚咚!”十二个响头,额头都磕出血来,脸上却是喜气洋洋,亢奋的不能言语。

陈子珊耐心的给刘三讲述产妇和婴儿的护理常识,因为一次得了两个早产孩子,要他花点钱请一个老婆子帮忙看养。刘三心里将她奉若神明,一个劲的点头。

店里人多,空气不好,外面小雨变成了中雨,分会长便派店里的马车送刘三一家四。回去。

病患亲眼目睹,陈子珊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挽救了三条人命,心里十分激动期待。

接下来,陈子珊一边给患者把脉,一边解答众名医的疑惑。阿飒给她打下手。赵轩和龙林涛站在一旁,一脸爱慕的望着她。

就在众人把与官兵们冲突的事完全抛之脑后时,外面的雨声里夹杂着疾奔的马蹄声。很快,自门外进来五名头戴斗笠,身穿灰色蓑衣的男子。

这五人混身上下水淋淋,站立在店中央,也不像是来看病的,显得十分突兀,众人纷纷去看。

为首的少年摘掉斗笠,脱掉蓑衣,旁边胖乎乎的中年男子忙上前恭敬的双手接过。

众人只觉眼前一亮,暗道:这少年真是英俊绝伦,威严无比!

少年正是陈伊默。只见他头戴金冠,穿着一身闪亮晃眼的红衣,风尘仆仆,极为英俊的脸上虽然疲惫不堪,但笑容却是那么的灿烂,额前乌发沾着雨珠,一双明亮的龙睛,目光如电,直勾勾的望着一身雪衣、乌发黑亮、峨眉秀丽、妩媚妖娆的陈子珊,干裂的朱唇迸出几个字,“珊儿,我的默王妃”,

他身后一名着灰衫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和两名黑衣锦衣青年男子朝陈子珊抱拳恭敬道:“属下余四桐(李吉、刘林忠)见过陈小咖。”

此处离边防西营军队不过三百里,来报信的又是军官,陈子珊还以为“贵客”是镇西大将军王陈伊祁,没想到是陈伊默。抬头迎上陈伊默灼热的目光,心跳莫明慢了半拍,几个月不见,他俊脸上少了青涩,多了几分经历风雨磨砺后的成熟,魅力十足,更加有了迷惑女子的本钱。

想起百花会他大声发的誓言,上元夜大战他为救她勇战骨龙,后来他回到日宫为能方便和她见面,向陈伊彬请求管理梅林镇方圆五百里的辖区,结果被陈伊彬弄去管理十王爷的辖地“她心道:伊默没有陈伊彬阴狠毒辣,对我多少是有些真心。

那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朝陈子珊露出一个献媚的笑容,跪下大声道:“小的周术见过默王妃,祝王妃和王爷婚姻美满,幸福吉祥。”

陈子珊扭过脸去,轻哼道:“这里可没有什么默王妃,你别乱叫,先起来吧!”

陈伊默察颜观色功夫极强,听她未出言相骂,知是她他尚有好感,心中窃喜不已,这一路为能提前见到她日夜赶路也觉值了,刚要说话,阿飒眉头一皱,挡在他身前,冷嘲热讽道:“什么默王妃?珊儿何时答应你了?你的脸皮怎地和年岁一样渐长?”

原来她身边言语犀利的是云雷,现在换成了阿飒,陈伊默心里暗骂:你这个鸟人凭什么跟我争!气呼呼道:“龙剑山庄上元夜,离庄主亲。答意本王!”伸手要拨开阿飒。

阿飒屹立不动怒道:“胡说八道!”

赵轩端来茶水给陈子珊喝,冷冷道:“她谁也不会嫁。”

龙林涛瞅了陈子珊一眼,急道:“要娶子珊妹,也是我娶!离大哥岂会让子珊妹嫁给你!”

周术见陈伊默脸上布满寒霜,立刻喝道:“大胆!竟敢对我们王爷出言不逊,凭此一条,便能治你们罪!”

李吉和刘林忠眼睛圆睁,混身暴射杀光,似两头嗜血黑豹,“王爷,让我们替您好好教训他们!”